曾道人152|曾道人绝杀号码

中共吉林市委政法委員會主管

吉林市反邪教網站

全能神差點毀了我女兒(圖)

  時間:2019-04-15 10:15 來源:凱風網

  我叫董曉夏,家住西安市,城市居民。我做為一名離異的中年女性,一方面培養著女兒長大,一方面在經濟上努力博取,自從我開了美容院,有了經濟基礎,母女終于過上了幸福日子。然而無意當中我的家庭涉足了全能神,使我家走向了崩潰的深淵。幾年來,我甚至感到失去了生存的意義,在我悲切的心境下,為了家庭,為了孩子,抱著一份心中不滅的希望在生命歷程中苦苦掙扎!

  2012年5月的一天,我到原來一個一起做美容生意的同行家里做客,她認真而神秘地給我說:“今年2012年12月21日地球就要毀滅了,基督第二次化為肉身,就在中國,是個女性,如果你參加了基督教還是有救的。”我并未完全相信她的話,但想,人不能只知道掙錢,有個信仰也好。她說信這個教要聚會,我以為要上基督教大教堂,她說現在已不用上大教堂了,在家里聚會就行。

  十幾天后,她來到我家,送了一本好像叫《耶穌的愛》的書,幾天后又一起來了幾個人到我家。在我熱情接待后,他們又給我換了《全能神工作手冊》,后來又給我送了《話在肉身顯現》。我看到《話在肉身顯現》里講了“大紅龍”,我問什么是“大紅龍”,他們說指的是人們思想敗壞的毒素,比如現在的社會風氣。書中講到在大紅龍的統治下,人們如何如何等,我想現在誰在統治呢?我總感覺“大紅龍”有所指,心中多了一份隱憂。書中還有一些罵人咒人的話語,否定人,說人是蛆,把人看的一錢不值。我感到奇怪,難道神也罵人?我過去接觸過基督教,感覺信基督教的人言行舉止比較得體,人也感到比較善,有素養,我感覺這些人不對路子。他們與我接觸中,還談到,我們國家信仰不自由,信教還有人抓,不能公開,要隱蔽,還說我們家比較安全。他們來我家敲門都輕輕的,有門鈴不按。我想好事還搞成神神秘秘的。他們在我疑問當中解釋說這是神家的事,應該這樣。

  在這樣一個接觸過程中,發展到一個星期來我家聚會一次,來的人既有初信者,也有什么“交通”,后來讓發展新人,要求從自己家人和朋友中發展。其中一個叫王××的和其女兒白小玉(她的化名)在我家與我女兒接觸,我女兒剛開始表示不信,但在他們不斷做工作的基礎上被拉了進來。他們后來把捐的什么大蒜、油、人民幣等都拿到我家,每一周都有幾千元,還進行統計。但他們并不太信任我,統計資料不讓我看。我感到有問題,2012年9月份,我就開始勸他們不要到我家來了。

  我在患有較嚴重卵巢囊腫情況下,大夫讓我做手術,他們不讓,讓我禱告全能神。我沒有聽他們的,還是做了手術,取了一側卵巢。手術14天后,我回到了家里,我讓孩子給我擺個熱手巾,我沒想到女兒連看我都不看一眼,還說我不聽神的話,一個勁讓我看有關的書。女兒每天一早起來出門,晚上十一點才回來。我問她工作怎么這樣晚,她也不說。我給女兒上班單位打了電話詢問孩子工作的情況,單位說我女兒在10月份就辭職了,這消息讓我感到震驚!經我一再追問下,女兒才說,她不想上班了,現在每天出去在“傳福音”,并說2012年12月21日馬上就要到了,神家急迫拯救人。我還發現女兒房間里到處都是全能神的書、傳單。我告訴她,這個全能神肯定有問題,不能再參與了。女兒不聽,還說她攢錢給神捐了2000元。我不讓她出門,她還是堅持每天出去“傳福音”。我感到問題嚴重了,在實在沒其它辦法的情況下,只好把她給反鎖到她的房間里了。女兒出不了門,就每天在房間里看全能神的書,用耳機聽全能神的內容,天天寫心得,寫的東西讓人觸目驚心。在無力解決問題的情況下,我為了挽救孩子,將情況報告了當地派出所,請求援助。警察來了后,沒收了女兒的資料,并對她當面進行了教育。自此,我女兒表示要與我脫離母女關系,并視我為“大惡魔”,與我斷絕一切來往,表示要“棄絕”我。

  自此,我每天睡不著覺,經常半夜起來,頭上也開始出現了一縷縷白發。我想,孩子已經這樣了,不如調整一下,有意放松下對她的管理,期待著孩子能發生些變化。誰知,女兒如脫韁之馬,每天早出晚歸,在外面神秘地走動,我知道她還有了什么化名叫 “言言”,同時她的手機在不斷地變號。與她來往的幾個姑娘,都是不談戀愛,不結婚,不工作,不打扮,不講形象。女兒在家還經常唱著由鄧麗君歌曲改詞、由《蘭花草》歌曲改詞的歌頌神的歌。女兒感冒不吃藥,卻向神禱告。

  家里遇到了重大變故,我只好放棄了所有工作,在家陪著孩子。有一天,女兒在家里嚴肅詭秘地給我說:“我就是神”。孩子的語言把我嚇住了!女兒每天在房子里渡著步子,耳朵里插著耳塞機,聽著全能神的東西。我要沒收了她的東西,她要與我拼命,甚至說如果毀壞了她的東西,她就不會活在世上了。女兒在房間里每天還不斷地自言自語,并且自2014年某一天開始徹底不出門了,甚至自己的房子都不出來了,吃飯還得我給她端過去,有時一天都不吃飯。我隱約感覺出來,我可憐的孩子可能沒救了。

  我感到天就要塌下來了!我覺得活的沒意義了,我想到了死!但是一想到我死了孩子怎么辦,為了孩子還得堅強地活下去!我不相信好好的一個女兒就這樣被全能神毀了,我心不甘呀!

  我想了所有能想的辦法,發動了所有親朋好友的力量,但還是沒能解決問題,幾次請來的朋友給孩子做工作,都被孩子罵走了。真是叫天天不靈,叫地地不應呀!我恨死了萬惡的全能神!我恨我自己無意間把孩子引向了邪路。

  我在網上聊天,哭訴我孩子的情況,經網上人們介紹路子,我進入了反邪教的QQ群。在這里我找到了知音,與大家一起交流經驗,使我多少燃起了一一絲希望。在群里我訴說了孩子的情況,在大家分析下,有的說孩子被洗腦了,也有的說被精神控制了,還有人說孩子得了抑郁癥,甚至有人說孩子可能已經精神分裂了,應送到精神病院進行治療。聽到這些,我的心像被針扎了一樣,眼中的淚水止不住地流。

  2014年11月,在我不斷地在QQ群里呼救的情況下,好心的人們主動與政府與社會人士聯系。終于有一天他們給我聯系到了西安市一名反邪教專家李老師。在我與李老師面談后,我感覺一下子在心里升起了希望的曙光!

  自2015年元月以來,李老師不辭勞苦,多次來到我家上門幫教我的孩子,每次都在家里辛苦地做好幾個小時的工作,我也陪著孩子旁聽感受所有談話內容。李老師從日常生活入手,與孩子加強感情。他從法律講到社會現實,從宗教講到邪教,從天文講到地理,從哲學講到自然科學。孩子從開始拒絕,瞪視李老師,甚至有不禮貌的冒犯語言,到在李老師的微笑下能坐下來聽;從不接受到有所回應,甚至部分有所理智。在李老師不厭其煩地幫教后,奇跡出現了,孩子想明白了,終于悔悟了,從全能神里解脫了出來。

  孩子明白事理后,自2015年3月底開始已到社會上工作了,并逐漸地與她的同學好友等恢復了來往,生活歸于正常。我的美麗、懂事的孩子又再生了!我的家庭得救了!目前孩子正在利用晚上時間發揮她過去美術藝術生的功底,在認真完成一幅畫面為鮮花的水粉畫,準備獻給令人尊敬的李老師。

  往事不堪回首!在2015年的春天里,我們家庭的噩夢終于結束了!

 

  董曉夏近照 

責任編輯:小末

訪談

更多More

文史

更多More

視頻

更多More
曾道人152 快3玩大小单双的诀窍 欢乐生肖注册 傲世霸主修改器 抢庄牌九最新版 吉林快三稳赚技巧 50元提现的现金棋牌 彩票大小单双技巧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百威2娱乐开户官方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新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