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道人152|曾道人绝杀号码

中共吉林市委政法委員會主管

吉林市反邪教網站

張一軍:我是唯一被李洪志認定“圓滿”的

  時間:2018-09-25 14:45 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

  1998年7月4日,法輪功海南輔導總站副站長陳勇等8位法輪功骨干結伴而行,乘一輛小旅行車從海口到三亞參加李洪志的“法會”,在高速公路上與一輛大客車迎頭相撞。陳勇等7名法輪功人員當場死亡,同車中唯有張一軍死里逃生,幸免于難。

 

  張一軍,曾是一名氣功愛好者。1993年,他開始練習法輪功,是海南最早一批練習法輪功的人。到了1998年出事前,張一軍已經進入法輪功在海南組織的“領導層”。

  

  這起車禍對法輪功無疑是極大的震撼。李洪志多次信誓旦旦說,他的“法身”能隨時隨地保護每個弟子,怎么會眼睜睜讓一群最“精進”的骨干都死在“弘法”的路上呢?事后,張一軍莫名其妙的和7位車禍死亡的法輪功人員一起登上了李洪志的“封神榜”,成了世上絕無僅有的被李洪志“欽定”“圓滿”了的大活人。  

 

  車禍發生的第二天,遠在北京的李洪志從北京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獲得消息后,馬上給海南法輪功輔導總站站長蔣曉君發來了親筆傳真信。傳真中寫到“師父知道你們的心,其實你們收到我的信后,我那八個 (實為七個)弟子,已經圓滿在他們不同的世界里了。”那么,張一軍是如何與7位車禍死亡的法輪功人員一起被“圓滿”的呢?

 

  張一軍:李洪志有一個傳真過來說,我八個弟子都“圓滿”了,就寫在那里。當時回到海口的時候,蔣曉君就打電話想問那個研究會,就是北京那個研究會,想問他一下到底這是怎么回事死了八個人。他當時也知道我在,但是后面去醫院的那個他不知道,有一個人就打電話說去醫院的那個也死了,他就認為我也死了,所以他就把七個人死當成八個人死了就報上去了,八個人死就是這樣來的,所以說他一報上去了,李洪志也不知道,你說報八個,他就說八個了,他就來了一篇傳真,就說八個弟子都圓滿了,所以他們就把我當成“圓滿”了,誰也不來看我。更可笑的是,因為我們當時是7月份出事了以后到9月份可能李洪志又回了長春,召集了全國的輔導員、輔導站長到長春去講法。我們海南站的蔣曉君是站長,他就帶了幾個問題去問了李洪志。李洪志也很能答的,他第一個問題就問,當時因為地上一滴血都沒有是怎么回事?因為那么大的雨什么東西也是可以洗干凈的,你說當時下那么大的雨了還能有血嗎?他就帶著這個問題去問李洪志了。李洪志就說證明他們的修為很高,修的一滴血都沒有了,走得時候一滴血也沒有留下來,現在想起來是很可笑的。當時我覺得可能練法輪功的人都不會覺得很好笑,但是現在你想想就覺得很好笑,不可能的。死的人沒有血了,就認為練習的很高了。蔣曉君問的第二個問題就是說,另外一個人他連頭都沒有了,找不到是什么回事?其實不是找不到是扁了,他就誤認為是頭已經不見了,另外修一個頭給家人看,人家是修補的,不是搞一個頭上去的,他也問了李洪志。李洪志回答的是:他修的很好,修上去以后把頭也帶上去了,就鬧這個笑話。另外還有一個(我)是活著的是怎么回事?他說他的“主元神”已經修“圓滿”了,帶到去“天國”了,現在的這個人是“副元神”了。因為大家都一直認為李洪志講的我是一個“副元神”的,這個來了以后肯定是不認識這些人的,所以說他們也不敢跟我講,怕我老婆怕,說這個人不是原來的老公了,是另外一個老公了,所以說也怕,所以說他們也一直不敢跟我講。就一直鬧這樣的笑話,   

 

  記 者:當時不是說練法輪功,一人練功全家受益嗎,你是怎么理解的。

 

  張一軍:對,這個就不好說了。練法輪功,一人練功全家受益,受益了以后我說我都是李洪志公認的全世界唯一的“圓滿”的“覺者”。我們那些底下都開玩笑的,有時候我去給他們辦班講課的時候,他們問起來我這個問題,我就跟他們講。我是全世界李洪志唯一公認的(“圓滿”弟子),你們不要討論,這是以假包換不會是假的。因為當時這個(事)在海南島這里就封閉掉了,就不給外傳了,所以內地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這個事兒。

 

  記 者:所以說練法輪功并沒有給你一家帶來好處。

 

  張一軍:對,是這樣的。因為出了這個事兒以后,我有時候也想都還是流眼淚的,太殘忍了。你看搞的一家子都變成這樣了,我媽媽又斷手也斷腳,包括我也是(腿)斷了好幾年。

  

  記 者:那你覺得現在的生活怎么樣,對法輪功又怎么看的?

 

  張一軍:到后來我一轉化了以后,安排了以后就搞檔案了,現在又在物業部工作了,主要是物業部里邊搞出納、會計。還在那里當一個管理員,現在就比較充實一點。我能轉化出來,我能從里面出來那是最大的福分、也是最大的福報,你現在不知道法輪功的人是什么樣的,練法輪功的人太可怕了。我第一次轉化的時候,因為我家里人的都是在練法輪功的,我爸、我媽、我弟、我弟媳還有我的妹妹都在練的。我有時候我都不敢回家,我怕他們把我當成一個魔給殺掉,是有這個事兒的。因為后面發生很多的事兒,都是認為你這個人不想練法輪功了,他就把你當成一個魔了,就把你殺掉了。這個都是因為電視上都放了,包括電視上天安門事件(自焚),那個人火燒時候,當時我還沒有轉化的時候,我還認為是政府作怪的。到最后轉化了以后,我就知道了,這就是事實啊,這就是現實。

 

  記 者:所以說你覺得法輪功的學員其實他們都是被蒙騙的。

  張一軍:對,現在很多人也在受蒙騙,很多人出來又反復是這樣的,但是我們不會去反復了。因為我們太明白了,因為法輪功講的那些東西我太明白了,你不要給我講這個東西。你現在講的東西無非就是罵人,罵政府、罵共產黨,對你有什么好處呢!你說你是一個好人,你是一個好人你還要去罵人嗎!難道你罵人的人還是好人嗎!因為我就是親身經歷,我的事兒就可以說明這都是天大的謊言。我有時候在想,我說是不是老天爺留我下來是要揭這個大秘,要不然我也死掉了,那不是正對上了八個人都“圓滿”了,死無對證,跟誰說,誰都會相信。你怎么說他也會相信的。我在這里了,我可以作證了,說我還活著,但我不是覺者,也不是像他們講的那樣,你是一個“圓滿”的人,怎么樣怎么樣的,很厲害,我就是一個人,普普通通的人,還是那樣,我原來是怎么樣的,現在還是什么樣。

責任編輯:小末

訪談

更多More

文史

更多More

視頻

更多More
曾道人152 山东时时是什么东西 比分直播篮球 后三独胆计划 永城彩票怎么注册 真钱抢庄牌九 福彩连杀六码走势图3d之家 爱乐手游平台下载 三公扑克牌软件 认识规律利用规律的例子 牌九玩法图解